70岁台胞:厦门温馨人情味,寻根觅祖的动力_社会频道_

发布日期:2020-05-29 06:0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2014年仲秋,我终于在父亲离乡六十七年、仙逝四十四年之际,踏上寻找生命原乡的路。几十年揪心揪肺的漫长与心慌,如探不着底的黑洞,装载我无法反哺的忧伤与苦痛,寻根正是救赎伤痛的解方。

芋仔甘?的结合

父亲原是游赏宝岛风光的青年旅者,因国民党政府撤退意外成为有家归不得的游子,在随身盘缠被榨光骗净后与单亲赤贫的母亲缔结连理。父母“芋仔甘?”的结合,曾在保守小村掀起久久不歇的挞伐声,邻居、亲友轻蔑称呼父亲“外省仔”而不名。

父亲则从1948年底到生命烛火熄灭为止,日夜遥望对岸故乡兴叹,境遇亦自云端跌到谷底。他从富家子弟沦落成三餐难以温饱的落魄汉;从养尊处优到甘?签、腌菜度日的低收户。但父亲坚信终将归去,生活横逆算甚么。

也许是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浓烈思念,父亲不曾因妻子贤惠、儿女乖巧解事、台当局戒严等终止归乡梦。他勤翻报章的寻人启事,企图找出故乡的蛛丝马迹、与等待扉页间跃出奇迹;或耳闻“某地看到面貌跟你相似”的讯息,马上兵荒马乱打探起来,次次落得失望罢手,这场景自我解事,年年上演无数回。

稚年的我不解父亲寻亲的急切,和眉宇间凝聚的乡愁,等飞越千山万水,方悟出孺慕是他的紧箍咒。回不去朝思暮想的家园,无缘再见日薄崦嵫的母亲与情笃的手足们,父亲怎能不惆怅感叹?

鹭岛暖心人事物

父亲不烟不酒,无法藉吞云吐雾或酒精排解愁绪,肩头又挑着十口生计,当他被肝疾恶症蚕食鲸吞了生命,我们姊弟对故乡的轮廓仅母亲口述“有一姑一叔,祖父已逝”等,祖父母名讳、籍贯来自身份证,其他一无所知,归因当年太年轻,父亲又遽然离世之故。十八岁的我在灵前泣誓:“我会替您走一趟回家的路”。然解严前的动弹不得,日后受首长身份限制,任岁月咻咻飞逝,一年又一年。

上一篇:碌曲这三位干部好样的!_社会频道_东方资讯
下一篇:没有了
网站首页 | 汽车资讯 | 科技前沿 | 体育新闻 | 娱乐新闻 | 时尚新闻 | 健康新闻 | 星声星语 | 社会新闻 | 大咖名流 | 法律在线

Power by DedeCms